美女越多經濟越繁榮,這種說法靠譜嗎?

                        來源:中國經濟網編輯:邢嘉發表時間:2018-10-04 11:42:52
                        查看數0>


                        曾有人提出一種說法,美女越多的地方,經濟越繁榮。

                        乍一聽有點無稽之談,但似乎細想確有些道理。在抖音上有一種非常火的短視頻,拍攝者找到穿著時尚的美女,讓她自己介紹一身穿戴的費用。這種短視頻的拍攝地大多選擇在成都太古里或者北京三里屯。而這兩個地方除了是潮流的聚集地,也是經濟比較繁榮的商業區,兩地的共同點都是美女比較多,成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但是如果僅用美女的聚集就說其經濟繁榮似乎過于片面,但不容否認的是,人口越是年輕的地方,經濟活力也更強。所以,或許這里要說的美女,更多代表的是一種活力,而非顏值。

                        “美女”走了

                        現今在西安工作的小李來自甘肅,家鄉是一個因礦而設的市轄區。在他的記憶中,小時候,礦區產量高,煤質好,煤價高,整個城市繁華、熱鬧無比。尤其是城中央的商業街聚滿熙熙攘攘的人,“因為有礦,我們當地還有一個中專煤校,很多外地的學生過來,畢業后直接留在當地。男男女女,都是美女帥哥,各種商業也是很紅火,酒吧、KTV,一時間街道上開了很多這樣年輕人聚集的地方。”

                        小李告訴記者,那時候在他小小的世界里,家鄉是最繁華的城市。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礦產資源開采量越來越小,煤價起起伏伏,“不經意間,突然發現整個城市冷清了下來,記憶中那些美女帥哥不知道是離開了還是變老了,居然很少能看到了。更多的是老人帶著小孩在溜達。”

                        后來小李在與家人朋友的閑聊中才了解到,近年來,由于礦上經濟不景氣,工資拖欠了很久,“礦區要搬去新疆”的說法更是沸沸揚揚,大多年輕人已經去外面找就業機會了。而那個過去聚集大量外地年輕人的中專院校招生情況也是日漸式微。“這幾年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基本都留在外面了,回去根本沒有就業機會,只能考公務員,但是競爭這么激烈,難!”

                        年輕人走了,老人也就顯得多了起來,城市的活力下降,經濟更無從談起“發展”二字。

                        這種現象并不只是出現在小李的家鄉。網上有文章就指出,近年來經濟不太景氣的東北,無論是街道上還是公交車上,老年人的數量往往都要多過年輕人。而年輕漂亮的女孩大都去了更加繁華的都市。

                        到底是“美女”走了,所以經濟衰落了,還是經濟衰落,“美女”走了?

                        去了哪?

                        數據顯示,東北20-39歲黃金年齡勞動力占全國比例已經從1981年的10.1%降至2018年的7.2%,到2035年還可能降至5.5%。

                        有人戲稱,東北人都去了海南。因為在2015年時,海南省就有6.4萬東北人,其中3.7萬人定居在旅游城市三亞。

                        但因為氣候等各方面移居只是個別現象,而且大多集中在中老年群體,“美女”們到底為何離開?又去了哪?

                        統計局此前發布的各省市區2017年末常住人口的數據顯示,在常住人口增加的省份中,廣東、浙江、安徽三省的增量位居前三位。其中,2017年末,廣東常住人口比上年增加170萬人;浙江增加67萬人。

                        廣東和浙江作為勞動密集型產業最為集中、市場化程度最高的省份,近年來積極推進轉型升級和結構調整,成果顯著,人口也隨之不斷流入。

                        尤其是浙江,集聚了阿里巴巴、螞蟻金服等一系列新興產業,形成以新技術、新業態、新產品、新模式為主要特征的新經濟加快發展,對浙江省經濟轉型升級帶動效應十分明顯。

                        BOSS 直聘發布的《2018 年二季度人才吸引力報告》就指出,今年二季度杭州的人才吸引力指數以微弱優勢超過上海,躍居第二,且僅以極微弱的差距落后于北京。

                        恒大研究院近日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解釋了這種現象出現的原因。該份報告分析認為,人隨產業走,人往高處走是人口流動的基本邏輯,即為經濟與人口的分布平衡,人口流動使得區域經濟-人口比值逐漸趨近,即區域之間的人均收入差距逐漸縮小。

                        報告還認為,在工業時代,工業發展需要集聚,由此帶動人口大規模從鄉村向城市遷移。在后工業時代,因服務業發展比工業更需要集聚,所以在城市化中后期,人口主要向中心城市和大都市圈遷移。“人口未來將持續向一二線大城市大都市圈及部分區域中心城市集聚,人口流入地區也是中國過去、當前及未來最具經濟活力的地區。”

                        反觀東北,不難發現,東北經濟曾經最為興盛之時,恰恰是東北年輕勞動力最為充足的階段。

                        如何讓“美女”回來?

                        “讓花裙子在城市中飛舞起來”。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開始意識到,創新經濟發展的背景下,年輕人才是未來的希望,才是發展的活力源泉。

                        自去年以來,武漢、成都、西安、南京、鄭州等城市不斷推出降低落戶門檻、給予現金補貼等政策,轟轟烈烈開始一場“搶人大戰”。

                        中國社會科學院西部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曾在接受國是直通車記者采訪時就表示,當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進入新時代的表現格外明顯,已不再是過去主要抓投資,抓項目的發展模式,而是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在這個階段生產要素的兩大要素中,人才的位置已經取代了資本成為第一生產要素。

                        或是“搶人大戰”在一定程度上也有了一些效果,《2018 年二季度人才吸引力報告》顯示,今年二季度,從一線城市流入六個新一線城市的人才數量,均高于六個新一線城市流出到一線城市的人才數量,其中人才流入率最高的是成都。其次分別是西安、天津、武漢、杭州、南京。

                        但如何真正留住這些流入人口,讓“北上廣深”不再是“美女”們的首選就業之地,或才是真正考驗地方政府智慧和行動力的問題。

                        時刻關注本網最新訊息

                        蕪湖新聞網 官方微博 中國蕪湖網新浪微博 中國蕪湖網騰訊微博
                        蕪湖手機報 官方微博 蕪湖手機報新浪微博 蕪湖手機報騰訊微博
                        中江論壇  官方微博 中江論壇新浪微博 中江論壇騰訊微博

                        蕪湖數字報


                        蕪湖日報

                        大江晚報

                        金周刊
                        尊龙线上娱乐